<mark id="hazjw"><noframes id="hazjw"></noframes></mark>
<b id="hazjw"></b>

  • <mark id="hazjw"><noframes id="hazjw"></noframes></mark>
    <sub id="hazjw"><dl id="hazjw"></dl></sub>
      <video id="hazjw"><mark id="hazjw"><i id="hazjw"></i></mark></video>

      <u id="hazjw"><sub id="hazjw"></sub></u>

    1. <track id="hazjw"><ins id="hazjw"><noscript id="hazjw"></noscript></ins></track>
      <video id="hazjw"><big id="hazjw"><acronym id="hazjw"></acronym></big></video>

      您的位置: 首頁 > 垂直頻道 > 產經中心 > IT互聯網頻道

      閃耀新格局|全球科創的“北京范”

      出處:北京商報 作者:魏蔚 攝影記者:魏蔚 網編:產經中心 2022-08-26

      建筑工地上,物料進場驗收、車牌識別都是通過視頻攝像頭識別的,只要植入體內,納米發電機單元就能采集電脈沖刺激心臟,實現自供能……北京正以超前眼光播下前沿產業的“種子”。

      兩年前,北京的目標從全國科技創新中心升級為國際科技創新中心、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新型研發機構“擰”成了國家戰略科技力量。2.9萬家的國家高新技術企業、2.2萬億元的軟件和信息服務業營收、日增科技企業270家……展示了這座城市科創建設的活力。

      魏蔚/攝

      無人區超前播種

      位于懷柔科學城的中國科學院物理研究所(以下簡稱“物理所”)大廳里,擺著一臺物理所20世紀70年代研發的稀釋制冷機,這臺機器可以把絕對溫度降到0.01K量級,當年原中科院低溫技術試驗中心基于物理所的技術生產的核心部件,在20世紀90年代還出口到歐美國家。

      現在物理所投入到綜合極端條件下的研究更多。“在懷柔科學城,物理所承建了一裝置兩平臺,一裝置是綜合極端條件實驗裝置,兩平臺是材料基因平臺和清潔能源平臺。”物理所研究員、懷柔研究部主任呂力告訴北京商報記者。

      綜合極端條件實驗裝置建成后,將極大提升我國在物質科學及相關領域的基礎研究與應用基礎研究綜合實力。以固態量子計算等量子態調控研究為例,“這種研究必須要用到極低溫這種極端條件。過去幾十年隨著制冷技術的發展,在極低溫下不斷有重要的物理現象被發現。物理所是國內低溫技術和低溫物理研究的發源地”。呂力向北京商報記者解釋。

      懷柔科學城是北京建設國際科技創新中心“三城一區”主平臺之一,最突出的優勢就是科學裝置和科技設施集群。“十二五”時期已經建成投入使用的研發實驗平臺有10余個,“十三五”時期建設的科學設施平臺29個。

      未來科學城也屬于“三城一區”,“目前我們正在全力打造具有全球領先水平的‘生命谷’,將把它打造成醫藥健康產業發展的‘核爆點’”,在介紹未來科學城時,未來科學城管委會生命園協調處處長楊薇薇不止一次地強調。

      目前“生命谷”集聚了8個國家工程中心和重點實驗室、16個省部級研發中心,已經成為蛋白質組學、基因組學、腦科學等生命科學基礎研究高地,國際研究型醫院、冷凍電鏡實驗室等平臺相繼落地,集聚了500余家創新型企業,設有21個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和7家院士專家工作站,是全球醫藥創新資源的聚集地。

      高能同步輻射光源、多模態跨尺度生物醫學成像設施、腦科學與類腦研究中心……“十三五”以來,一個個科學設施平臺和研究中心為關鍵技術的研發提供基礎,也為北京科創發展注入活力。

      北京科創,引領全國。2018-2021年,北京連續四年蟬聯“自然指數-科研城市”榜首,2021年北京每萬人發明專利擁有量185件,穩居全國首位;北京技術合同成交突破7000億元,占全國18.8%;北京高新技術企業數占全國8.39%。

      北京科創,著眼全球。根據清華大學產業發展與環境治理研究中心聯合自然科研(Nature Research)發布的國際科技創新中心指數2021,北京較上年上升一位排第4。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發布的《2021年全球創新指數(GII)報告》顯示,北京在全球科技城市集群榜單中排名第3,較上年上升一位。

      魏蔚/攝

      調動創新潛能

      北京的科技創新發展,可以追溯到2014年。當年2月,習近平總書記視察北京,明確了北京作為全國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國際交往中心、科技創新中心的城市戰略定位。2017年2月,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以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為引領,抓好“三城一區”建設,深化科技體制機制改革,打造北京經濟發展新高地。2021年3月,我國《“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指出,支持北京等形成國際科技創新中心。

      從全國科技創新中心到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北京積累了不少創新樣本。世界上最大的單體機場航站樓-北京大興國際機場,通過廣聯達自主研發的BIM(建筑信息模型)應用,先模擬再施工,做到了零成本試錯,基坑工程比計劃提前13天完工,主體結構封頂比計劃提前12天完成。

      “比如物料進場驗收、工地的車牌識別等都是通過視頻攝像頭來識別的,例如鋼筋數量的識別只需圖像上傳即可,方便快捷的同時準確率高達99.6%。對鋼筋和空車皮稱重后,廣聯達的系統會進行大數據分析,可以提升50%的管理效率,降低項目成本。”廣聯達副總裁、數字建筑研究院院長劉剛向北京商報記者舉例。

      亦莊居民也有發言權,他們可以在亦莊經開區主城區西環路、榮華路、榮京街、永昌路、同濟路、宏達路等13條干線道路享受“一路綠燈”的出行體驗。

      位于亦莊的北京市高級別自動駕駛示范區60平方公里的范圍內,已建成329個智能網聯標準路口,常態化開展測試和商業化服務的各類高級別自動駕駛車輛約300輛。建設效果已實現單點自適應路口車均延誤率下降28%,車輛排隊長度下降30%,綠燈浪費時間下降18%,4條雙線干線綠波道路車均延誤減少16%以上。

      和北京一樣,上海、粵港澳大灣區也以國際科技創新中心為發展目標。“和其他兩個城市相比,北京原始創新的能力是優勢,北京高校和研發機構多,尤其是基礎研究部分,可以說北京的科創能力代表了中國。”中國社會經濟系統分析研究會副理事長趙剛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

      透鏡公司聯合創始人許衛國直言,“北京在科技創新方面的優勢在于好的市場環境,市場能驅動技術,驅動研發投入;在于好的人才基礎,這是必不可少的基礎;在于國家投入的政策支持力度,這能培養很好的發展環境”。

      為了給科研人員和機構“減負”,北京在深化科技體制機制改革上思路開放。“我們要給科研人員科研路徑的選擇權,同時給資源配置和用人的自主權。”北京市科委、中關村管委會主任許強說。

      “量子院不設行政級別,實行理事會領導下的院長負責制,理事會下設的評估委員會做績效評估,審計委員會實施資金審計。”北京量子信息科學研究院院長助理張碩向北京商報記者重點介紹了該院的機制創新。

      魏蔚/攝

      把握戰略定位

      將本征誤碼率降低一個量級,讓量子直接通信距離提高到100公里;將超導量子比特退相干時間提升到503微秒,國際領先……北京量子信息科學研究院成績斐然。

      以上只是制度革新反推技術落地的一個縮影。過去五年,北京十大高精尖產業穩步前行,3370家“專精特新”企業,近六成都是“高精尖”。2021年,北京有20家中小企業入列全國首批“隱形冠軍”。

      北京戰略性新興產業迅猛發展,2021年戰略性新興產業實現增加值9961.6億元,占地區生產總值的24.7%。2021年北京研發投入強度6%,在國際創新城市中名列前位,基礎研究占比16%,遠高于全國平均水平。

      2021年《北京市“十四五”時期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建設規劃》公布,明確了未來藍圖和路線圖:到2025年,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基本形成,建設成為世界主要科學中心和創新高地。

      不過,“我們也要清醒認識到,前進道路上仍有許多困難挑戰,工作中還存在一些不足。主要是:在傳統增長動力減弱和疏解減量背景下,創新發展動能仍然不足,高科技領域‘卡脖子’問題亟待突破”,北京市委書記蔡奇提醒。

      2022年6月《北京市第十三次黨代會報告》指出,加快形成國際科技創新中心。著眼更好服務創新驅動發展等重大國家戰略,努力建設成為世界主要科學中心和創新高地。積極打造國家戰略科技力量,高水平建設國家實驗室,推進在京全國重點實驗室體系化發展。加緊懷柔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建設。推進前沿信息技術、生物技術等領域世界一流新型研發機構布局建設。堅持“四個面向”,開展“卡脖子”關鍵核心技術、顛覆性技術攻關,實現更多“從0到1”突破。

      科技類企業在推動基礎科研產出的同時,正在積極推進成果的產業化。

      以中國科學院北京納米能源與系統研究所(以下簡稱“納米能源所”)為例,在摩擦電空氣除塵技術、摩擦電機動車尾氣治理技術、智能穿戴設備等方面開始產業化推廣,成立了6家產業化公司,部分產品已經面市。

      下一步,納米能源所重點將在海洋藍色能源、微納傳感、醫療健康、信息安全、環保、安防等重點領域開展產業化工作,已確立產業化專項17項。

      談到未來,“北京將充分發揮科技和人才優勢,加快推進中關村新一輪先行先試政策的落地,讓創新主體更強、創新要素更優、創新環境更好,率先建成國際科技創新中心,把中關村打造成為世界領先的科技園區,為高質量發展和科技強國建設貢獻更大更強的北京力量”,許強說。

      北京商報記者 魏蔚

      【對話】

      中國社會經濟系統分析研究會副理事長趙剛:

      突出中國科技創新的制度優勢

      Q:兩年前,北京的目標從全國科技創新中心升級為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和北京有同樣目標的還有上海、粵港澳大灣區。請問和其他兩個城市相比,北京有哪些優勢又有哪些短板?

      A:和其他兩個城市相比,北京原始創新的能力是優勢,北京的高校和研發機構多,尤其是基礎研究部分,可以說北京的科創能力代表了中國,在這方面應該和上海、粵港澳大灣區做協同。

      但是目前在科技成果產業化方面,北京相對來說有短板,可以鼓勵在國內做科技成果轉化落地的同時,提升在北京本地轉化的比例。

      Q:科創是一個大概念,涵蓋的領域很廣,那您更關注哪些科技創新領域的發展?能否談談北京在這個領域的成績、潛力和差距?

      A:我關注三個方面,第一是創新環境和生態,這是一個比較復雜的系統,政策的支持只是其中一方面;第二是創新的文化,比如說既要鼓勵成功也要寬容失敗,如果想要成為世界的科學中心,就需要吸引對世界科學有貢獻的科學家,需要有能看到未來10年甚至20年前景的戰略科學家;第三是對新興技術和產業的重視程度,比如人工智能、生命科學、區塊鏈等領域,應該從科學研究到成果產業化都有強有力的政策去支持。

      Q:提到科創就繞不開“卡脖子”問題,要解決“卡脖子”瓶頸,就需要科技自立自強。在您看來,發展科技自立自強應該注意哪幾點?

      A:一是智力資產;二是軍民融合,民技軍用趨勢越來越明顯;三是科研組織呈現國際化、網絡一體化特征,需要國際合作;四是技術國際標準化。

      數據顯示,當下的科技競爭格局中,研發投入28%來自于美國,中國20%,日本是19%。原創能力是科技創新很重要的指標,就諾貝爾獲獎人數來講,我國只有一位本土的科學家,一個世紀以來,一半以上的諾貝爾獲獎者來自于美國,還有德國、英國、以色列等。

      Q:在解決“卡脖子”瓶頸方面,中國在不少領域需要持續努力,您對解決“卡脖子”問題有哪些建議?

      A:“卡脖子”問題存在不是一兩年了,早在10年前甚至30年前就產生了這種局面,關鍵的核心技術依賴國外的狀況沒有得到根本的轉變。要解決這個問題,應該在五個方面下手:一是要突出中國的制度優勢,可以集中力量辦大事;二是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把“卡脖子”領域找回來,在每個領域建一支國家隊;三是一定要發揮企業的科學創新能力;四是吸引人才,尤其是吸引戰略科學家;五是在政策上建立優勢,多支持中小微企業。

      右側廣告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有限公司,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媒體合作:010-64101871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中同律師事務所(010-82011988)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84276691 舉報郵箱:bjsb@bbtnews.com.cn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45556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11120220001號

      无码不卡av手机版免费